回到多爾芬暫時借給他們休息的屋內,埃爾煩躁地在房內踱來踱去,眉頭打了雙層死結。所以,這下該怎麼籌出錢來?現下可以直接售出的有十代岩鹽,和六袋的藥材。幸好提爾斯趁他外出時為他找好並談妥了攤位,但埃爾仍是十分擔心岩鹽的價位會下跌。畢竟這裡是臨近卓蘭港的帕迪,居民們早已習慣了海鹽的味道。至於藥材,不知道多爾芬是如何和帕迪內的藥房交涉,馬上就以八萬拉里的高價賣了兩袋韌草根出去。韌草根是頂級的止血藥,磨成粉末後亦可當外傷藥使用,效果奇佳。在拜克,韌草隨處可見,滿坑滿谷,只是得將它曬乾才可使用罷了。沒料到韌草根在帕迪會如此值錢,算是個意外的驚喜。
  但是事情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在腦中算了算,八萬加上剛賺來的十八萬拉里根本不夠!現在他至少需要四十萬拉里,二十萬拉里給那老頭,三千給兩名守備隊員作旅費讓他們將毛牛趕回夏佐村去,不然天氣漸漸熱了起來,他怕毛牛會耐不住熱浪而死。再來是有要去卓蘭的代步工具,至少得買三輛車載貨,兩匹馬拉一輛車加上他們一行人要騎的共十二匹,一輛車是兩萬拉里,所以光車子就花了六萬拉里,一匹馬行情價五千至一萬拉里不等,所以花在交通上至少要十八萬拉里。換句話說,他還得掙出十四萬拉里再扣除不想花也得花地三十八萬三千拉里,剩下的才是他們一伙人的伙食費。
  「喂喂,別再走了,走得我頭都暈了。」狄諾盤坐在地上,手中正擦拭著他的寶貝佩劍。
  「所以,意思是我們在賺到十四萬拉里錢都只能吃白麵餅配水嗎?」葛倫有些失望地望著埃爾。「我好想吃烤雞和燻兔。」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