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 大雪

  格雷德說他明天就得走了,趁著風雪還未從高空洩洪前趕回村子,畢竟拜克高原的冬季不是人人都受得起。
  格雷德說老爹的精力一天不如一天,隨時都有可能躺在路上,所以不能再拖延了。雖然一起工作了二十五年七個月零四天,感情、默契也有了,但是談到牠的年紀,他會考慮換一隻年輕的馱獸取代老爹的工作。
  格雷德說今年挖到的岩鹽品質不錯,如果沒有意外希望可以換到十二萬拉里以上的價錢,這樣明年大夥們就有新衣可穿。
  格雷德說他很快便會回來,只要岩鹽一賣完就會趕回拜克高原和大夥們喝酒吃飯,暖暖身子熱鬧熱鬧。
  相信格雷德的承諾並不是件難事,對於向來說到做到的他來說。
  只是這次
  格雷德失約了。雖然托他的福,今年格蘭家族有十五萬拉里及二十五套新衣可過冬,但是沒有一個人高興得起來。回憶起那晚恐怖的畫面,淚早流乾的妲塔忍不住又哭出聲來。

  入夜後外頭大雪持續下著,約莫凌晨,如用拳頭般一拳又一拳重擊門板的聲響從大廳傳至隔音不良的臥房。那力道之猛,像是要將松木製的門板打穿似的。被驚醒的妲塔顫抖地抓起床邊那把格雷德遠行前那晚交給她的獵刀,戰戰兢兢向大廳走去。
  從窗口向外望去的模糊陰影,隱約可見是個龐然大物,緊握獵刀的雙臂因施力過度而青筋上浮。砰砰砰砰的撞門聲在深夜聽來格外刺耳,心臟在胸口劇烈跳動,彷彿就要跳出喉嚨。
  「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她不停地安撫自己,泛紅的眼眶內填滿了恐懼地淚水。
  是熊吧!?果然那些遲於冬眠灰熊又再度來村內覓食了嗎?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來、為什麼偏要選在他遠行的時候來!?
  村內除了格雷德和斯曼之外,沒有其他男人能獨自制服熊的,更別提婦女了,熊掌一揮,轉眼便成了灰熊的腹中物。
  深深吸了一口氣,她警戒地伸出嚴重抖動的手緩緩移開門閂,另一手舉起獵刀,就在門被撞開的那一瞬間——
  她愣住了。
  手中的獵刀一鬆,直直插入雪地裡。哪裡有灰熊的影子!?
  一隻灰白色的毛牛「砰」一聲仆倒在她面前,牛背上除了少許貨物外還有一名橫掛在貨物上方渾身是血的男子。鮮紅色的液體自男人身上湧出且逐漸失溫凝固,將雪地染紅一片。她衝上前去,忘了自己仍赤著腳踩在雪中,急急扳過男人的臉。
  不可能……是夢、是騙人的……這不是真的……
  抹開男人臉上漸漸轉為暗紅的血跡時,妲塔再也壓抑不住淚水,滴落在男人冰冷的臉龐上。
  崩潰了。
  徹徹底底崩潰了。
  捧著男人那血淚交橫的僵硬面頰,將他攬進懷裡,試圖溫暖他冰冷的身子。沒有呼吸、沒有心跳……
  不、不要……

  「格雷德——」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