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第一個發現的人是拉瑪。
  就在她要去草棚餵牛的小徑上,遠遠的看見了伏在雪地上的灰白色影子。
  「老爹!」她興奮地踩著皮靴奔向灰白色的老毛牛。
  老爹回來了!老爹回來了……所以,格雷德也一定回來了!萬歲!
  拉瑪步伐輕快地來到毛牛身旁,一片深紅……
  看著老爹灰白色的毛皮被染上一層紅色,連背上的商貨也是,一直延伸至另一端的人影……妲塔!
  她傻住了。
  就算拉瑪再怎麼幼小,再怎麼不懂事,也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妲塔緊抱著半臥在雪地上的格雷德,雙眼空洞紅腫,一動也不動地跪坐在雪地裡,一雙腳早已凍得發紫。像中了邪似的,不論拉瑪如何拉扯、拍打、叫喚,妲塔仍舊動也不動,任她扯著自己的衣裳,然後軟倒在她身上。
  「妲塔姊姊,妳說話呀!」看著這一團亂的情景,畢竟才十二歲的拉瑪也慌了。「斯曼!斯、曼!!大哥——大哥快來!出事啦!——」
  經她這麼個大嗓門一喊,何止斯曼,全村的人都出來了。還未清醒的大夥們各個你瞧我、我瞧你,打呵欠的打呵欠、抓背的抓背、搔下巴的搔下巴,全是一臉睡眼惺忪、邋邋遢遢,緩緩朝拉瑪大叫的方向走去。
  當然也不用拉瑪多加解釋或鬼叫,看到倒在地上的妲塔和被壓在底下的拉瑪,再瞥見一身惺紅僵硬冰冷的格雷德,及奄奄一息的老毛牛。
  這下,所有人全醒了。
  「現場已經被破壞了……」身為村長家中首要執事的提爾斯喃喃道:「看來這可棘手……」
  「村長有令,任何人都不許再向前一步!」負責傳話指揮的另一名執事諾曼大聲宣布:「直到檢視調查結束前,非經允許任何人都不許越線一步!當然今天的事也不許向外張揚,違者將依議會公布條例辦理。」
  此言一出,原先嘈雜的私語及議論聲嘎然停止,雖然村民們心中充滿驚愕、困惑及憤恨,但礙於村長的命令和議會條例,所有人一致閉緊嘴巴,沒有人私自討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待人群散去,只剩輪值人員留下按指示圍起圍起現場讓負責的藥醫老諾及提爾斯等人檢視,而昏過去的妲塔和受到驚嚇的拉瑪則分別被家人各自攙回。
  格雷德的死,實在太過突然了。


  「拉瑪,這是怎麼一回事?」
  夏佐村內各家代表齊聚在村長家的大廳,圍繞著中央的火爐盤坐在羊毛氈上。
  盯著站在火爐前的拉瑪,身為兄長及一家之主的斯曼沉聲問道。
  格雷德死了,妲塔昏過去了。
  「我……我不知道……」拉瑪絞著手指。「早上本來是要去牛棚餵蒙哥和莎莎的……然後就看見老爹倒在地上,我跑去一看……妲塔姊姊和……就在那兒了,我一直叫妲塔姊姊,可她都不理我……然後……然後她就倒下去了……」
  「是嗎?還看見其他人沒有?」斯曼專注地聆聽著。
  「沒有,就我一個人。妲塔姊姊之前就在了。」
  「好了,妳先回母親那裡,這裡需要談些事情。」斯曼點了點頭,雖然他也不認為他那才十二歲的小妹能夠對格雷德和妲塔做什麼,但為了公平起見斯曼並沒有為自家人申辯。
  爐內的火苗微微晃動著,橘紅色的火光映照在大廳內各個沉重的面容上。由左而右依序是亞達家族、金恩家族、尼穆裡家族、傑諾家族、格蘭家族以及村長和藥醫等人。
  有資格在此出席會議的接是夏佐村中有勢力的族長或是聲望頗高的賢士、長者,當然備受看好的晚輩也可在族長的允准下參與討論。這次的臨時會議說來有些特殊,除了因為格蘭家的族長格雷德缺席改由四叔瑟德姆和雙胞胎弟弟之一的那達遞補外,會議中包含訓練年輕一輩的意味明顯高漲許多,尤其是埃爾.尼穆理、狄諾.金恩兩人。
  對於格雷德的死,在座各自心裡有底,族長之位空缺所引發的家族內部鬥爭,應該會持續好一段日子。加上格蘭家與傑諾家為祖產所有權所結下的恩怨不是一朝一夕便能解決的,林林總總瑣碎的問題綜合起來使得原先繁雜的情勢更是雪上加霜。
  大夥們心裡各懷鬼胎。拜克高原上村落與村落、家族與家族的鬥爭、併吞,為了生存利益的霸佔、強取,一切就如呼吸般的自然,絲毫不罕見。傑諾家和格蘭家的岩鹽生意,一向是競爭敵手,對於目前少了條看門犬的格蘭家,傑諾家族長巴內忍得心癢癢,早已磨拳擦掌預備好隨時將格蘭家在高原西北方那道精純的鹽脈佔走。誰不知道光是那道格洛維鹽脈每年為格蘭家賺進了幾十萬拉里,再說那道鹽脈的開發者根本就不是格蘭家,搶回自己家族尋獲的鹽脈何錯之有!?


  格雷德的死除了引爆格蘭家的家族革命外,對拜克高原上最大毛皮供應商的尼穆理家也是重創。尼穆理家的皮革製品之所以如此柔軟、保暖且耐用度及韌性列為上品的原因之一和格蘭家的岩鹽密不可分。灰熊皮、毛牛皮、毛羊皮經過適當的清理及揉皮程序後還得再用高山岩鹽處理去味才能確保乾淨耐用,靠著斯曼與格雷德的老交情,尼穆理家的毛皮事業愈作愈大,現在突然失去了得力右手,尼穆理家也自身難保。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