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覺得怎麼樣?」
  良久,話少的的老村長開口,雖然他一向不參與各家族的私事,但是這一回實在是牽扯太大了,不得不答腔。
  屋內凝重的氣氛令人窒息,大夥低頭的低頭,閉眼的閉眼,只剩柴火在爐中嗶嗶啵啵燃燒著。
  「先說說現場調查的情況吧?」隨性將長髮用皮繩紮成一束,身材壯碩的尼穆理家族長斯曼提議。
  「死者本名:格雷德‧格蘭。死因是背部遭利刃刺穿重傷後被熊掌攻擊失血過多而死。」負責驗傷的老藥醫緩緩開口。
  「凶器應是獵刀一類的刃器自背部向胸口刺穿,依照角度判定兇手應是右手握刀,身高則與被害者相仿。被害者內臟破裂嚴重,遺體已經清洗乾淨,放置外頭冰凍保存七天後按慣例舉行安葬儀式。至於其餘驗屍的詳細情形,在此不方便說明,請各位見諒。」
  「格雷德帶回來共五萬拉里二套冬衣,這是在那隻老毛牛背上卸下的。其餘六隻馱獸及隨行的兩名長工、雙胞胎弟弟挪伯已在今天正午前趕回村落,四人面色疲倦,但身體看來並無大礙。」村長家的執事提爾斯將手中的表單細細看了一遍,公式化的報告。
  「為何他們沒一道回來,反倒是格雷德獨自一人走在前頭?」髮色斑白且年過半百的亞達家族長杜卡質疑道:「這不像格雷德的作風。」
  「不知道。」村長家的執事提爾斯搖首。「四人吱吱唔唔說不清楚,只大略說是格雷德有意前去探路,所以命他們減緩步伐留在後頭。」
  「探什麼路呢!?」杜卡對此很不以為然。「難道他對回家的路還不熟悉嗎!?」
  「也是……不知在座各位對此事還有何高見?」老村長沉吟一聲。
  「關於格蘭家新任族長的人選……是否有意再多做考量?」在這個緊急會議中將格蘭家有名的繡花枕頭邀至此,村長的暗示未免太過明顯。杜卡‧亞達伸手摸了摸下巴,向斯曼使了個眼色。「我認為應該先為格雷德辦理後事,至於誰做格蘭家當家的事,等普奇‧格蘭從洛林城回來再談也不遲。」
  「我附議。」斯曼朗聲道,看了看老村長。「關於格蘭家的首領,晚輩認為『某人』並不適任。」
  「斯曼,你——」那達沒料到他會當眾說出這句話,雙目瞋大,憤怒與驚恐全寫在臉上。
  「我也著麼認為。」一頭俐落短髮的金恩家代表狄諾打斷他的怒吼,漠然地看著面色漲紅的那達‧格蘭。
  「怎麼!?不服氣啊?」狄諾故意挑釁著,惡質地享受對方一會兒青一會兒紅的臉色,涼涼勾起唇角。
  「你!……」那達臉上紅白交錯,卻又想不出話反駁。是了,雖然很可恥,但他們說的沒錯,以現在自己的無能相較於他們的成就,根本是天壤之別,他們會破例讓他和不管事的四叔在此參與會議完全是看在他去世大哥的面子上。
  「安靜!」村長伸手制止,那達只好識相地閉上嘴巴,無論再怎麼不滿,他也還不至於笨到無視村長的命令。尤里烏斯雖然年邁,但身為村長,在村中仍具有一定的聲望及權力,反抗村長無疑是與整個夏佐村作對。
  「不論如何,關於格蘭家族長人選,等普奇回到拜克高原再作討論確實比較恰當。」斯曼語畢,向在座大夥臉上掃了一眼。
  「我沒意見。」附議的是留著一搓山羊鬍的傑諾家族長巴內。「格蘭家的生意在普奇‧格蘭回來之前你們就自己看著辦吧,只要不危害到傑諾家族,你想做什麼就作什麼。但我醜話先說在前,如果你,那達‧格蘭,想藉傑諾家的勢力坐上族長的位子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巴內‧傑諾冷冷地落下狠話。傑諾家原先下任族長接班人的死,鐵定和那達、挪伯脫不了干係。現在,格雷德不在了,沒有人撐腰了,非好好和那對雙胞胎算個清楚。「反正,族長人選多的是,不需非你們你們不可,光是一個普奇就足以超越你們。當然,普奇如果不願意,格蘭家的其他人也是可以勝任的。」
  巴內向村長和眾人打了個手勢,披起長袍離開屋子。既然話都說絕了,再留下來也沒什麼意思。事實就是事實,血債血還一向是傑諾家的規矩,沒有例外,也不允許例外。
  「既然沒什麼事的話,晚輩也先告辭了。金恩家會支持村長和尼穆理、亞達兩家的決定。」金恩家代表狄諾起身向各位長輩們行完禮後便離開了。
  深知金恩家向來不喜淌渾水,斯曼也沒什麼太大意見,能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是可行的方法。對於看亞達和尼穆理兩家臉色吃飯的金恩家,杜卡不禁佩服狄諾察言觀色的能力,果然年紀輕輕就接下副族長身分不是沒有原因的。
  狄諾才剛滿十八歲不久,與埃爾同年,卻將金恩家經營的有聲有色。在拜克高原上,沒有一家狩獵隊的品質能與金恩家相比。每年亞達家下山與山腳村落的藥材交易及尼穆理家的皮革原料也幾乎全賴金恩家供應,作為某種程度的回報,金恩家先前的落魄情景因尼穆理與亞達兩家的資助而不復存在。再怎麼看,斯曼‧尼穆理和杜卡‧亞達才是拜克高原上算盤打得飛快的人哪。
  爐中的火苗持續燃燒著,搖搖晃晃的火光反照在屋內的灰牆上,老村長咳了幾聲,打算結束這場會議。
  「格蘭家的事,我們不會插手,除非對村落造成傷害,原則上這是格蘭家的家務事,但格雷德‧格蘭的真正死因我們仍會調查清楚。從明天開始格蘭家個別人士不得參與村落會議,直到新族長產生為止。族長從缺期間,本人會派人將每次會議內容轉述予格蘭家。至於其餘瑣碎的慣例,我想在座各位都相當清楚,所以就不多囉嗦。今天會議就到此,各位辛苦了,散會!」
  村長結束今天談話後拾起手杖,逕自離開大廳向書房走去。見狀,其他人也不多逗留,跟著離開村長的屋子。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