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小的身影閃入紅磚大道上最壯觀的老酒館左方狹窄不起眼的防火巷,沿著骯髒的防火巷直走,就到了以小器聞名的麵包店後門,門邊有七、八桶賣剩及過期的爛麵包,還有一大群各個比貓還肥大的黑老鼠。





  一腳踹開肥大的老鼠,男孩熟練地在桶內翻找今天的晚餐。



  「死雜種!誰准你來的!!」



  木桶旁的後門突然被用力打開,瘦小的身子嚇了一跳,從乾瘦手指中滑下的奶油麵包早在落地前就被蜂擁而至的黑鼠搶得連個碎屑也不剩。

  留著滿臉鬍渣的老頭抄起門旁的舊掃帚朝男孩的頸子一竿掃去,就像在揮打一隻超大的黑鼠一般。男孩俐落下腰閃過,迅速的程度就像先與老人套好招似的,逃跑前還不忘順勢摸個大麵包。



  嘖!這個被老鼠咬過了。



  捏緊手中缺了一角的麵包,男孩頭也不回的竄進漁市後的小巷。到了這裡,一切就是他的天下了。

  狹窄的街道內站滿了十幾個女人及幾位來回穿梭的皮條客,年齡大小不一,從12歲的女孩到42歲的老婆子都有,身材嘛……各式各樣,要圓要扁皆有。

  美人街。

  故名思意,就是所謂的妓女院,一整排的妓女院。

  無視那些妖豔的女人,男孩快步閃入右方通往雜物倉的暗巷,輕輕移開巷內一旁靠牆的垃圾桶,牆上赫然出現同垃圾桶一般高的木板,男孩朝木板一推,將原在手裡的晚餐改叼在口中,伏下身子倒退著爬了進去,將垃圾筒移回原位,蓋上擋住入口的木板。

  靠著另一個與妓院套房相接洞口透出的微弱光線,男孩爬上隔間內的大木箱。違建隔間內塞滿的六個比男孩身體稍大的木箱,正好適合用來當床。躺在木箱上,男孩飢餓地撕咬著剛剛的戰利品。隔著一道牆後的套房傳來陣陣女人和男人的叫聲,淫浪的叫聲、刺耳的叫聲、令人作嘔的叫聲。

  無所謂,他習慣了,住了14年要不習慣也難。不過,令男孩驚訝的是,妓院的女人還真是源源不絕啊!他母親去世才不過3天,原本的空著的位子馬上就有新人遞補,而且,那淫蕩的叫聲還不是普通的大,他相信在這隔音不良的地方,這聲音應該連對面的街上也聽得到。

  母親的叫聲也很大,大到有時必須塞住耳朵才能入睡。



  但,為了錢,那又如何?



  他自己也覺得母親很下賤,什麼工作不做居然來當婊子。漸漸的鄙視轉為厭惡,甚至在得知母親被殺的消息,他一滴淚也沒有。沒有什麼好哭的,連他的生父是誰都不知道的母親不值得他哭。

  沒錯,他是雜種,妓女及漢子的雜種。那又怎樣?

  雖然知道她很賤,卻還是想她。雖然知道她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卻還是想她,接近瘋狂的想她,甚至到想買下她的眼睛。

  只是,他沒錢。

  只是,眼睛已經被買走了。

  只是……他矛盾得想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