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說一套做一套,雖然當初嘴硬說無論如何都不願見生父一面,卻還是去跟他吃了一頓飯,甚至答應去他家住一個禮拜。他的房子是我原先住家的兩至三倍大,刻意挪出給我睡的大房間也豪華到嚇死人,他面帶微笑地為我介紹他的妻子和兩個與我同父異母的弟妹。不過,我看得出,他們一家勉強擠出的笑容很假。 

  父親沒有反對我去他家打擾,只微微頷首叮囑我不要給人添麻煩。

 
  在那裡,每天都有精緻的餐點,相較於我平時吃的粗茶淡飯,那些根本就是高級料理。可惜,我吃不慣。第二天晚上看見瓷盤中的法式藍帶豬排,我便開始想念父親的梅乾扣肉,也許這就是水土不服吧!諾大的套房內有各種新款式的科技產品,就連天花板上掛的藝術燈也是搖控的,不像我那比他們家浴室還小的房間內擺放的除了漫畫外還是漫畫。乳膠床是新的,枕頭、被子也充滿剛拆封的塑膠味,我突然對這裡陌生的氣味感到噁心。 
 
  沒錯,我的層次就是沒他們高檔。到了第三天,我在大廳玄關放了張字條後便悄悄離開。我無法忍受那種虛假的感情,令人作嘔的關係。我搭上正午班次的國光號回家,當然,家中空蕩蕩的沒半個人影,父親一早就上班去了。趁著父親不在,我開始整理家裡,洗衣、掃地、準備晚飯,熟練地做平時假日我該完成的事。
 
  我坐在客廳看著亂七八糟的綜藝節目。九點半了,父親怎麼還沒到家?我起身,本想看看父親是否到了巷口。一開門,我見到的是站在門口掏鑰匙的父親。 
 
  父親先是吃驚地愣了一下,然後轉身向載他到家門口正要離開的同事點頭道別。
 
 
  「回來了?這麼快?」父親進門後將大門關上,伸出溫熱的手掌用力揉著我的頭。
 
  「嗯。」

  
  「年假再去釣魚,兒子?」父親從骯髒老舊的工作袋中拿出一隻新的十五尺軟竿,和我先前弄丟的牌子、款式及尺寸一模一樣,父親將它輕放在我手裡,並毫不吝嗇地向我展露如太陽般燦爛的真誠笑容。

   瞬間,帶有鹹味的水珠從我的眼眶滑了出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