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前幾次到拜克高原北方的洛林城,這回南下的行程明顯緩慢許多。當然,路線不熟悉也是原因之一,不過最主要其實還是因為氣候回暖的關係。越往山下走,冷風漸弱,毛牛群早已忍受不了熱氣紛紛拖延前行的速度,但狄諾仍是堅持加快速度提前抵達帕迪鎮,理由很簡單——

  「動作快一點,別拖拖拉拉的,沒看見雪融了嗎?」

  這是狄諾這幾天對大家的起床號。

  所有人,包括貪睡的葛倫,都對狄諾的警告再清楚不過。乍聽之下,雪融和趕路八竿子都打不著干係,但加上另一個名詞就不一樣了。

  沒錯,就是灰熊。

  雪融,表示灰熊覓食時段的開始。從拜克高原一路南行直至帕迪一帶都是灰熊經常出沒的活動範圍。有獵物的地方自然也會聚集大批大批的獵人,所以雪融也代表狩獵季節的開始。

  但是,埃爾擔心的不是商隊可能受到熊或強盜獵人的攻擊,他一路上只掛心著商隊所帶的毛皮貨物是否能換到好價錢。畢竟南方這時的溫暖氣候根本不需要大量的禦寒衣物,更不用說保暖用的毛羊皮與毛牛皮,價格大幅下降賺不到幾個錢不說,搞不好連賣也賣不出去。

  經驗老練的提爾斯也認為如此,在春季去南方賣獸皮的確是個虧本生意。但是以目前什麼工具及資金都缺乏的情況,埃爾和葛倫也想不出其他辦法,只能先抵達目的地再做打算。

  「離帕迪還有多遠?」騎在牛背上一整天的埃爾忍不住問道。真是慢吶,看來今天又得睡路邊了。

  「繞過那潭水後就到了。」看了深邃湖一眼,狄諾有氣無力的說。「照目前這個速度走上三天……」

  「三天!?」埃爾只差沒從牛背上跳起。屁股麻了整天,所有的馱獸都累得氣喘噓噓,加上天氣越來越熱,連他都快受不了,更不用說那些又載貨又披著厚重毛量的牛群。「不能再快些嗎?」

  「這……」提爾斯皺起眉頭。「你確定……要再快些?」

  「當然。」埃爾立刻回道。

  「其實……看看風景也不錯……毛牛已經被趕得很快了。」

  聞言,埃爾向四周張望。

  碎石道路兩旁的枯林發出稚嫩的綠芽,樹梢上綴著點點翠綠,幾隻紅尾山雀在細枝上鳴叫、戲耍。頭頂上,淨白雲彩襯上蔚藍的空色,在山壁的另一端,是深邃湖那綠色清澈的湖水,一隻灰鷲在湖岸上空盤旋。金黃色的陽光穿過枝椏撒在一行人身上,天氣晴朗,好個山明水秀、景色宜人。不時清風徐吹,相當舒暢。

  但是,這干他屁事啊!

  看了半晌,埃爾作出了這個結論。他是要去帕迪做生意又不是去觀光,時間就是金錢。瞥了整整二十頭毛牛背上的商貨一眼,埃爾更加確信越晚抵達帕迪,他的貨就越賣不到好價錢。

  「真的不能再加快速度?」埃爾又問了一次。

  「這……」提爾斯好生為難。「其實是有……」

  「那怎麼不早說!?」埃爾哇啦哇啦叫了出來。既然有辦法為何還特別留一手!?

  「你、你確定要用?……」提爾斯臉色越來越白。

  「那還用說。」埃爾並不絕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妥,他只想盡快到帕迪鎮然後離開屁股下方的牛背。「你說要怎麼做?」

  「方法在葛倫那兒……」提爾斯看起來快生病了。「我、我勸你最好不、不要試……」

  埃爾聽了有些遲疑,但是稍微和狄諾討論後,兩人一致同意還是提前抵達帕迪鎮比較要緊。雖然不知道提爾斯為什麼看來對此種方法如此戒慎恐懼,而且極力阻止。但為了利益的緣故,埃爾仍是繞到前行商隊的後方找葛倫。

  「你說讓毛牛走快一點的方法?」

  葛倫搔搔頭想了一會兒,然後在自己的隨身行李內翻找了起來。瞧見葛倫的行李,埃爾只能搖頭,再搖頭。

  他以為要去郊遊嗎?還帶什麼彈弓、鐵圈兒、肉乾條,連上回他發明的東西也一併帶了出來,什麼爆裂丸、精神劑的,另還有一堆不知名的怪東西。

  反正這次斯曼說不論葛倫弄壞了什麼,他一定照價賠償。既然不是花自己的錢,當然要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帶了葛倫出來,總不能只讓他吃飯玩耍,好歹也得為商隊有點貢獻。

  「有了,這個!」葛倫從行李中拿出了一個小錦囊,開心的不得了。

  老實說,若不是葛倫那一身搞破壞功力之強大,或許埃爾會覺得此刻他的笑容十分天真無邪、可愛善良且不具危險性。

  「那是什麼?」接過那包東西打開一看,裡頭全是一顆顆像豌豆般大的深棕色豆子。

  「我跟老諾要來的東西,聽說馬匹只要吃半顆這東西,就能跑上兩天兩夜不用休息,所以我想毛牛應該也可以試試吧?」葛倫認真地解釋。之前只聽老諾說說這回事,不過他沒試過,今天正好。

  「你確定真的不會有問題嗎?」雖然知道是老諾的東西但埃爾還是不放心。「劑量呢?」

  「我想……應該一頭牛一顆吧……因為毛牛體積比較大的說。」葛倫又搔了搔頭。

  「一頭牛一顆啊……」這樣不會太多嗎?真、真的沒問題嗎?

  「對啊,你不是說要趕路?」葛倫愉快的說,手中把玩著深棕色的豆子,躍躍欲試。

  「你說吃了這個之後牛就會走得快些?」狄諾不知什麼時候靠了過來,眼睛都亮了。「真的那麼有效?」他趕了三天的牛,不論用哄用打用罵牠們依舊是這慢吞吞的龜速,葛倫真有辦法讓牠們走快些?

  「有效啊,一頭牛一顆。」

  此言一出,狄諾二話不說,立刻衝上前去在每頭毛牛的口中都塞了顆棕色豆子,動作之迅速,連埃爾都來不及阻止,一隻手僵在空中。而提爾斯的樣子看來就像大難臨頭一般,連嘴唇都白了。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