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過了一會兒,第一個發現不對竟的人是埃爾。

  「蒙哥的眼神怎麼怪怪的?」他指了指前方那隻帶頭的灰毛牛,那副異常興奮的眼神令他忍不住打了個寒噤,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才正想問你——啊!——」狄諾化還沒說完,屁股下的那隻座騎就如發了瘋似的往前衝去。

  看著狄諾騎的那頭毛牛衝出的瞬間,整個商隊的毛牛全像失去理智地向前狂奔,想上前拉住牛群的季慈和季里米兩兄弟則不敵毛牛的氣力,被牛群拖著走。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埃爾和提爾斯緊抓著韁繩不放,狄諾因為繩子被扯斷了所以趴在牛背上,雙手各抓了一把牛毛,樣子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發狂的牛群從半山腰往山腳下衝去,每隻毛牛雙眼通紅、鼻孔噴氣、神色兇猛,唾液及白沫不停從口中溢出,有幾隻甚至亢奮到大聲嚎叫。雖然說來十分丟臉,但這群男人確實是一路慘叫著下山的。

  「混帳!!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埃爾臉都青了,死抓著牛毛嘶吼。

  「朱古利啊!」葛倫回答的理所當然。

  「什麼?」

  「提神劑的一種。」

  「管它是什麼東西!先讓牛群停下來比較重要吧!?」狄諾扯開喉嚨大吼。

  「……」葛倫說了幾句,但由於音量太小被牛群製造出的蹄聲蓋過。

  「什麼!?」埃爾拉尖了耳朵,試著騰出隻手抹掉黏在臉上的泥土。

  「我說,除了等藥效自然退了——」

  「所以意思就是沒有辦法嗎!?」狄諾打斷他。

  「可是……是你們要求讓牛群走快一點的……」葛倫無辜的說。

  話說至此,埃爾和快掉下牛背的狄諾早已氣得吼了出來。

  「混蛋!!快也不是這種快法!!」二人在葛稐兩旁一左一右,異口同聲大吼。

  早知道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種亂七八糟的局面,埃爾深深覺得假使可以回復到幾個時辰前,他情願緩慢地前進,走上一個星期他也願意。而現在他只想掐著葛倫,然後將他綁在牛尾後方拖著走,如果他還有力氣的話……

 

 

  牛群帶著一行人和商貨狂奔了一整天,托葛倫的福,的確是比預期提早了兩天到達帕迪鎮。

  一到帕迪鎮,埃爾也顧不得面子了,狼狽地跌下牛背後拖著酸麻的腿一跛一跛地向距離最近的那間旅店走去,租了幾間給自己人休息的房間及安頓牛群的草棚。狄諾翻下座騎後連忙衝進客店的茅房大吐特吐,上了年紀的提爾斯早以下的全身僵硬,埃爾趕緊找了兩名旅店內的小斯將他從毛牛背上扶下來,抬進房裡休息,然後吩咐季慈兄弟將商貨卸下,再把幾頭仍在亢奮的毛牛拴在石柱上。

  噁……真想吐……回去後這筆帳非向大哥算清楚不可。

  埃爾頂著暈眩的腦袋,從口袋中掏出商貨清單一一檢查商貨及估算這趟「驚險刺激」旅途的損失金額。

  「怎麼樣?你還好吧?」瞥見狄諾一張比羊皮紙還蒼白的臉從草棚後的茅房探出後,埃爾問道。

  「死不了。倒是提爾斯,我看他老人家被嚇得不輕。你呢?」狄諾拍了拍同伴的肩膀,頗有惺惺相惜之意。

  「還可以,只是頭有點暈。商貨的數量我剛清點了一下,除了兩袋毛羊線之外其餘沒什麼損失。」說到兩袋線球,埃爾的頭更加暈眩了。啊!五千拉里飛了、飛了啊!但是反觀上回慘痛的經歷,這次只失去五千拉里就該偷笑了。

  「葛倫呢?」

  「不用理他,他好得不得了。」突然想起什麼事似的,埃爾將正準備離開的狄諾叫了回來。「等一下!」

  「幹麻?」狄諾狐疑地回過頭。

  「是誰餵那群牛吃那鬼東西的?」埃爾瞇起眼,緩緩向狄諾走去,額上還浮出了幾條青筋隱隱約約抽動著。

  「…我……」狄諾答的心虛。

  「你這笨蛋!你不知道葛倫的東西不能聽他說的隨便亂用嗎!?」埃爾突起指節,狠狠在對方頭上敲了一記。

  「我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跟他一起出門欸!」狄諾撫著腦袋,無辜地回道。

  「你不會問啊!你這張嘴巴是只有在吃飯時才用的到嗎?咱們差點就這麼衝進棺木裡了,你知不知道!?」

  「……」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