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要你們來南方的?」

  多爾芬闔上木盒放置在桌面上。在腦中整理了方才有些令人震驚的消息後,專注地看著埃爾和狄諾兩人。

  埃爾是不怎麼在乎眼前的男子是否可成為同夥,但至少到目前為止他說的話是可信的。比起埃爾的隨和,狄諾則顯得略有敵意,全身肌肉仍處於警戒狀態。

  「斯曼。」埃爾實話實說。

  「那便是了,說吧,你們需要什麼?」琥珀色的眼睛一點也不訝異,反倒是很快猜出埃爾煩惱的事。「市場?倉房?加工機器?還是……鹽?」

  「都要。」埃爾不加思索地回答,不是他太貪心,而是那些確實是他目前所欠缺的必需品。

  「不可能。」多爾芬一口回絕。「我是欠斯曼一個人情,但不代表你們可以得寸進尺。」

  「我們需要解決貨物賣不出去問題。再說,岩鹽的供應還是掐緊尼穆理家經濟來源的主因。」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缺錢吧?!」

  「那又如何,我並不打算向你借貸。」

  「我只願意,免費無條件資助一項要求,不可能再多。其它請照規矩來,利益交換的話,帕迪錢莊對同鄉人特別優待抽6成。」

  「3成,外加青鹽供應。」埃爾伸了三根手指,直接砍下一半。

  「5成。」多爾芬擺了擺手。

  「四成。」埃爾堅決地說:「不可能再高了,別忘了你也欠我們帶信物的人情。」

  雖然他討厭拿人情債壓人,但看出多爾芬與亞達家族密不可分,為了尼穆理家抬出人情債是必需的。

  「那就4成。」多爾芬微笑,六四分成,不論怎麼算他還是撈了不少。「去把你的貨帶來,不,整個商隊帶來好了,這裡多得是房間。你叫埃爾是吧?合作愉快。」他伸出右手。

  「合作愉快,對了,這位是狄諾‧金恩。」埃爾友善地回握。

  基本上依照經商原則。如果沒有八成以上回本的把握,最好不要隨隨便便借貸作生意,除非你真的瘋了。埃爾一直記得杜卡上回告訴他的警訓:就算手頭再怎麼吃緊,也別上那連骨頭都不吐的錢莊。

  或許上回他還不大能理解杜卡想表達的是什麼,不過現在埃爾和狄諾深信,這輩子再怎麼落魄寥倒,也不會上錢莊借錢。

  昨天趕在日落前埃爾便急急將整個商隊送至帕迪錢莊後方預備好的屋子。

  起先提爾斯還有些擔心,但在經過多爾芬再三保證不收一拉里後,他老人家便滿意地住下。埃爾估計會在帕迪待上個七、八天,直到將毛皮貨的問題解決為止。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