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名的。


沒錯,別懷疑,他就叫第二名的。

因為打從出生,他就注定當第二名的。

在家中是第二個孩子、內孫外孫都是第二個孫子、校內總是二班二號、成績永遠是排名第二(當然不是倒著數),久而久之,大夥們早忘了他的本名,總是阿二、阿二的亂叫,就連家人也不例外。



圖片位於:www.e-zone.com.hk/discuz/viewthread.php?tid=8215

之前偷偷四下問他,是否介意總當第二?

他只是停下手邊擦是二手傢俱的動作,頓了頓,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那很重要嗎?」

我連忙笑了笑。

「啊,那當然!還是你挺崇尚老二哲學?」

「沒有吧,順其自然就好。」

他繼續用力擦拭著二手書桌上的污漬。

我們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他當他的二手店老闆,我做我買二手貨的客人。

雖然他覺得阿二這個老綽號沒什麼大不了,但我還是堅持叫他的本名(劉伸二,你瞧瞧,連名字都有個「二」字),呃,應該是小名。

「阿伸,你這裡有木椅沒有?擺客廳用的那種。」

「價位?」

「三千左右。」

他起身喜喜黑麻麻的抹布,指了指我後方那套木製沙發。

「你後面那組,兩千四。」





我轉過頭看了看,木質還不錯,加幾塊椅墊或許會更好,兩千四這個價位頗令人心動。

「當真?」

「你說呢?太貴了嗎!?那算你優惠一點好了,五千,你看怎樣?」

「你搶錢啊!」

他蹲下身來,擦著桌子的四隻角柱,熟練的程度相信連家庭主婦都咋舌。

「不要就拉倒。」

「兩千四就兩千四,免運費。」

我開始討價還價。

「我考慮,你家太遠,現在油錢很貴。」

他走至水桶旁將用完的抹布扔進去。

「喂喂,多遠吶,隔壁那條街而已!」

「人力要錢。」

「你有那麼缺嗎!?」最好是這樣。

我睨了他一眼。

「有,很缺。」

他提起水桶走進廁所,洗了洗抹布後將髒水倒進馬桶嘩啦啦沖掉。

「哦,存老婆本啊。你終於想通了嗎?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我坐在塑膠椅上,幸災樂禍,想不到這個三十歲的怪咖終於想通要結婚了,真不知道他喜歡啥類型的,哈哈哈。

「你高興個屁啊!是我媽擅自安排的。」

他冷冷將空水桶踢向我。

「喂喂,你未來老婆長怎樣?形容一下。」

我嘴角咧得更開了。(後來據他說我那天笑的有夠猥褻。)

「比你好看就是了,問那麼多幹嘛!?你狗仔啊!」

「啊啊,被發現了。」

我裝出一副驚恐樣,相信當時他一定很想扁人。

「五千,運費一分鐘十元起跳。」

他頭也不回就往店面後的儲藏室走。

「喂!開玩笑的啦!兩千四就兩千四嘛,喂!阿伸——」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 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