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過了幾天,差不多三天吧,他就把木椅送過來了。
兩千四,不多也不少。

阿伸這個人就是這樣,太老實了。雖然這事件好事,但轉個彎來看便不妙了。
舉個例,他總是賣接近成本價的二手給客人,這是可以賺多少!?再來,就是因為太老實了,所以年過三十了還沒半個女朋友,爛桃花倒是不少。
更正確一點來說就是太過保守木訥,連女性顧客穿著稍微緊身的衣服,他講話和表情變比平時僵硬不知多少倍。

上星期有個穿V領低胸上衣的女人來看二手書桌,人還未到,體味就先到了。不知她擦地究竟是哪一牌的香水,總之,香到可以薰死人就是了。

「老闆,這張可愛的書桌怎麼賣?」
露胸女軟軟地就要往他身旁貼去,那酥酥黏黏的聲音在店內繞呀繞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用酥酥黏黏來形容,反正那是阿伸他自己說的,很怪,但也該死的貼切。

「三百五。」
他俐落地往桌腳旁一閃,全身雞皮都立了起來。要死了,味道那麼重。
「好貴哦,算人家便宜一點嘛。」
露胸女故意將手肘稱在桌上,乳溝若隱若現。

我不太明白這個女的到底是來賣肉還是來買傢俱的,我只知道阿伸從頭到尾只跟那位女客人說了兩句話,前後加起來不超過十個字。
後續發展他打死也不肯說。

「唉呀呀,人長得帥也是一種煩惱啊。」
「……」

我涼涼地搖著扇子喝茶,他依舊保養著他的二手吉他,壓根本就不想理我。

「喂。」
「……」
「喂!」
我不死心地又叫了一次,這次他終於有反應了。不過不是理我而是去洗抹布。

「欸,你幹嘛,長得帥有啥不好,這樣才會有客源好嗎!?你不是老想賺錢存老婆本?」

另一頭洗抹布的身影突然定格了一下,背對我的雙肩微微抖動。我放下手中才喝了一口的茶,搖扇子的手也停了。
我說錯什麼了嗎?沒有吧。阿伸那傢伙在搞什麼自閉啊!

「喂,阿伸。」我試探性地輕拍了他肩膀一下。
「小、小…傑……」他的聲音聽來有些哽咽。
「幹、幹嘛。」我本能反射向後倒退一大步。
「我、我不要結什麼婚了!……唔…我搬去跟你住……我不要——」他猛地轉身死抱著我的腳。
「你、你幹嘛!大男人哭、哭個屁啊!——」我手忙腳亂地拉開他緊抱的手。
「……」
「喂,放開啦!……喂喂,別把鼻涕擦我身上,衣服昨天才剛洗欸!——」
「…小傑…你、你不要走……」
「你、你放手啦!很噁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