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諾扯了扯埃爾的衣角,朝狄諾示意的方向望去,頂著一頭火紅的多爾芬正在對街向他們擺手。
  「去吧,多爾芬很難得這麼熱心。」
  身後突然傳來邵羅的聲音,狄諾轉頭看著他正將那名貴布料製成的衣服從那氣得昏過去的男人身上脫下來。
  「啊?」
  「他要帶你們去參觀你們想找的…呃…工作室。」邵羅將手上的衣服交給另一個像是錢莊內的人員,順便交代一些事情。
  「這……」雖然他是很高興多爾芬如此迅速地幫他解決問題,但關於錢莊,埃爾仍想多了解些,至少讓他安心多爾芬確實是真心想幫他們。
  「你去吧,我想留下來,我不太喜歡洗皮革的臭味。」看出埃爾的遲疑,狄諾故意這麼說。反正他向請教這名「高大挺拔,身材壯碩」的老兄一些關於…呃…如何鍛鍊肌肉的…呃…技巧,該死!他果然還是很在意,自己身上的肌肉不夠多……
  「這樣啊……」埃爾看著狄諾。「你確定?」
  「對啦對啦。」被埃爾這麼一瞧,狄諾不知怎麼臉突然熱了起來。難道埃爾這麼厲害?已經猜到他真正不想去的原因?……啊哈哈哈怎麼可能嘛。

「你笑什麼?」
  「沒什麼,快去啦!」
  「喔。」
  
  匆匆跟上多爾芬的步伐,埃爾和他並肩走在帕迪市集旁的大街上。比起拜克高原上的小部落,帕迪的市集確實相當熱鬧,各種各色,各式各樣的商貨、陶器、布料、銀器、食材、日用品、雜貨、應有盡有,還有許多埃爾連見都沒見過的瓜果,他簡直好奇死了。
  「很熱鬧吧?」多爾芬故意放慢腳步,讓他看個夠。
  「真的很熱鬧……」看著街頭小販的雜耍表演,埃爾瞋大了眼。那小販將麵糰向上拋,頂在一根指頭上快速旋轉,將麵團甩成又大又薄的麵餅,然後使勁向上拋至空中,就在那一剎那,另一名同伴忽然下蹲,抬頭「刷」的一聲向空中的薄面餅噴出火焰,將薄餅烤得呈耀眼的金黃色,原先甩麵餅的師傅不知何時手中多了把刀,就在烤熟的麵餅快要落至桌面時,以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金黃色的薄餅切成數塊,並整齊一致地落在桌面上,引來不少觀眾和顧客的掌聲及歡呼。
  「那是最近小販招攬生意的新花招。」多爾芬解釋。「聽說效果還不錯,但那只是一開始。」
  「哦?」這話怎麼說?埃爾有些好奇。
  「一旦吃過那半調子的成品後,客源便會減少。人們充其量只是為了看娛性節目而來罷了。」
  「是沒錯。」人的劣根性就是哪兒熱鬧就往哪兒擠,這點埃爾十分認同。
  「再往前走,那間破了屋頂的便是。」多爾芬用眼神示意。「我只幫你找尋人選,剩下得靠個人造化了。」
  來到多爾芬所指的屋子前,埃爾十分懷疑,這真的是頂級加工廠?!應該是賣破爛的地方才對吧?!木屋的牆上到處都是丁補,屋頂還被開了個不規則的大洞,看起來就像是有塊巨石從天而降將屋頂砸破一樣。房子的四周堆滿了看起來像是垃圾的東西,損壞的傢俱,缺角的碗盤,老舊破裂的皮袋,生鏽的銅製及鐵製工具,煤材、木材弄得地面到處都是一塊一塊黑色的汙漬。只能用個「亂」字形容。又髒又亂。
  「這裡?」埃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對,一定是這樣。
  「這裡。」多爾芬點點頭,絲毫不覺得有何問題。
  「所以?」
  「等會兒你得想辦法說服那個糟老頭。還記得上回祭典時皇后陛下身上的那套純白禮服吧,那便是這老頭的傑作之一。他年輕時可是王城一流的裁縫師,不過脾氣也是帕迪一流地臭!」多爾芬淡淡解釋。「所以只要你有方法讓他為你製衣,你的毛皮貨就有救了。」
  原來如此,埃爾瞬間明白了什麼。一切的毛料及皮革問題那位老先生都能為他做至最好,因為他老人家擁有王城最好的技藝。但前提是,他必須說服那位有著又硬又臭牛脾氣的老師傅,否則一切都只是夢,永遠兌不了現。
  多爾芬大大方方地自脛走入髒亂的屋內,朝房子的另一端喚到「穆恩老頭,時候不早了,你該不會還躺在床上吧?!」
  「嘖,紅毛鬼子,汝把俺當廢物嗄?!汝還在床上發酣老子就在上工了!」
  一個乾瘦、矮小的黑影從陰暗的屋內一拐一拐迎面走來,在光線下埃爾終於看清楚老人的樣貌。
  凹陷的眼眶使得金黃色的眼瞳看起來更加詭異,一口黃牙泰半已不在原位,身上身著的棉布外衣也縫補過許多次而且散發出奇怪的酸臭味,埃爾懷疑那是因為太久沒洗澡所造成的結果。老人頂上無毛,只剩細微的幾根殘弱地留在下巴。左腳是跛的,但埃爾看出那老人頑固到就算走不穩摔倒也堅持不用柺杖。
  「你幾天沒泡水了?那麼臭!」多爾芬一見老人就皺起眉頭,伸手摸了摸鼻子,一點面子也不給。

「他奶奶的,老子高興。」老人不滿地大叫。看來他真的很討厭洗澡,埃爾暗忖。
  「怎麼?!你改行撿垃圾啦!沒錢可以跟我借,看在咱們的輩份上,小的可以免息借你。」
  「不用了,老實招來,汝今天帶個娃娃來做啥!?」語畢,老人立刻頭也不回地往屋內一拐一拐地走去。
  「請、請等一下。」都來到這裡了,怎麼可以空手回去?!埃爾忍不住出聲。
  穆恩老頭卻像是聾了似的,步伐加大,完全不予理會。見狀,埃爾可急了,追上前去擋住老人的去路。
  「讓開,娃娃。」穆恩老頭低著頭,瞧也不瞧埃爾一眼。
  「那麼請你先看過這個再走吧。」埃爾從隨身背著的皮袋內拿出從拜克帶來的上等牛皮革。
  老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哼哼哈哈笑了起來,雙目炯炯有神。
  「娃娃,汝眼力不差嗄?!那麼汝這是什麼意思?!」
  「請您讓它變成可以賣的東西。」
  穆恩老頭一把搶過皮革,湊近鼻子前用力的聞了聞,「好貨!」
  「穆恩先生,晚輩真的需要您的幫忙。」埃爾誠懇地說。雖然不知道這老人是否會答應,但這已經是他能夠做的最大誠意了。
  「要求俺為汝製衣?可以!」穆恩老頭似乎愛上了手中的皮革,說什麼都不願交還給埃爾。「但是,有條件。」
  「什麼條件?」看見穆恩老頭頷首那一刻,埃爾稍稍鬆了口氣。只要他老人家肯答應,其他條件應該不是問題。
  「汝願意花廿萬拉里買下這裡,俺就免費為汝製衣,直到俺手指移不動剪子為止。」
  「二、二十萬拉里……」開什麼玩笑,他做生意帶下山的盤纏最多也不過八萬拉里,哪來這麼多錢……
  「怎麼?不願意啊?不願意就拉倒。」老人看出埃爾的遲疑及不滿,便繞過他身旁向房門走去。當然老人手上仍是握著那塊皮革。
  「且慢!…我付!」雖然這老頭有些過分,但這麼做總比讓毛皮件價出售來得好。錢的事他得回去和提爾斯好好商量商量。
  穆恩老頭轉過身,一拐一拐得走至埃爾面前,一把揪住他領口。「哈哈哈哈,娃娃汝真有遠見,有遠見。」老人金黃色的瞳仁意味深長地盯著埃爾。「聽著,娃娃,俺還要一個助手,要聰明點的,知道吧,嗄?」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