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多爾芬暫時借給他們休息的屋內,埃爾煩躁地在房內踱來踱去,眉頭打了雙層死結。所以,這下該怎麼籌出錢來?現下可以直接售出的有十代岩鹽,和六袋的藥材。幸好提爾斯趁他外出時為他找好並談妥了攤位,但埃爾仍是十分擔心岩鹽的價位會下跌。畢竟這裡是臨近卓蘭港的帕迪,居民們早已習慣了海鹽的味道。至於藥材,不知道多爾芬是如何和帕迪內的藥房交涉,馬上就以八萬拉里的高價賣了兩袋韌草根出去。韌草根是頂級的止血藥,磨成粉末後亦可當外傷藥使用,效果奇佳。在拜克,韌草隨處可見,滿坑滿谷,只是得將它曬乾才可使用罷了。沒料到韌草根在帕迪會如此值錢,算是個意外的驚喜。
  但是事情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在腦中算了算,八萬加上剛賺來的十八萬拉里根本不夠!現在他至少需要四十萬拉里,二十萬拉里給那老頭,三千給兩名守備隊員作旅費讓他們將毛牛趕回夏佐村去,不然天氣漸漸熱了起來,他怕毛牛會耐不住熱浪而死。再來是有要去卓蘭的代步工具,至少得買三輛車載貨,兩匹馬拉一輛車加上他們一行人要騎的共十二匹,一輛車是兩萬拉里,所以光車子就花了六萬拉里,一匹馬行情價五千至一萬拉里不等,所以花在交通上至少要十八萬拉里。換句話說,他還得掙出十四萬拉里再扣除不想花也得花地三十八萬三千拉里,剩下的才是他們一伙人的伙食費。
  「喂喂,別再走了,走得我頭都暈了。」狄諾盤坐在地上,手中正擦拭著他的寶貝佩劍。
  「所以,意思是我們在賺到十四萬拉里錢都只能吃白麵餅配水嗎?」葛倫有些失望地望著埃爾。「我好想吃烤雞和燻兔。」
  「沒有讓你吃乾糧就不錯了,你還以為咱們是來郊遊嗎?」瞪了半點危機意識都沒有的葛倫一眼,埃爾原先額上為數不少的青筋又暴增一條。忍耐……要忍耐……跟呆子生氣是沒用的。

  安靜了半晌,遲遲沒有發表意見的提爾斯終於開口了。「你想太多了,十四萬拉里一定可以賺到,說不定賺至二十萬拉里都有可能。」提爾斯作在地氈上,摸著自個兒的鬍子。
  「可…這地方有很多海鹽……」埃爾稍稍鬆了口氣,但是他仍是覺得提爾斯像在對他說笑。 
  「冷靜點吧,貨都還沒上架,你究竟在擔心什麼?」提爾斯從容地從口袋中掏了一小囊袋東西,一把拋了過去。「先嘗嘗這個你就明白了。」
  埃爾接過,拎至鼻子前嗅了一會兒。「這是鹽吧?」
  「是,這是我今早,就是你們不在時去鎮上買的!十克十拉里。」提爾斯點點頭。不錯,孺子可教也。
  「這麼貴!?」狄諾嗟了一聲。
  到了一小撮鹽在掌心,埃爾用舌尖沾了沾。嘖!這什麼怪味!見埃爾眉頭又再度蹙了起,葛倫也倒些海鹽在掌心,舔了舔。
  「噫!怎麼苦苦的!!」
  原先開心的表情瞬間全皺在一起。
  「這就是卓蘭的海鹽。再順道提醒你們,特爾斯坦品質最差的鹽產地便是卓蘭。」提爾斯對埃爾微微一笑。「所以……」
  「我知道了。」意思就是他可以放心地開高價吧。既然卓蘭港那苦鹽都能賣到一克一拉里。那麼,就算他開一克五拉里的天價也無所謂。
  「明天就有燻魚可以吃了嗎?」了解他們在打什麼啞謎的葛倫仍不死心的問,明天就會賺大錢了吧。
  「沒有!」狄諾受不了地瞥他一眼,埃爾則是連開口都懶。
  無視葛倫失望、無辜兼耍賴的表情,埃爾打算明早就將他扔去另一個地方,省得麻煩。「你…」埃爾對躺在地毯上鬧脾氣的葛倫道。「喂!你有沒有在聽!」
  葛倫彆扭地摀起耳朵,轉過身,故意背對埃爾,擺明就是「你不給我吃燻魚,我就不理你」。看著地毯上的葛倫,埃爾不知道該覺得好笑還是生氣,有沒有吃到燻魚真的那麼重要嗎?!
  「算了!管你聽不聽,明早我會請多爾芬帶你去穆恩老頭那裡幫忙工作。」見葛倫仍是死摀著耳朵,埃爾又捕了個條件,「沒有去工作就沒有燻魚。」
  就在埃爾說到「燻魚」兩個字的瞬間,葛倫早移開的原先摀著耳的雙手,連眼睛都亮了起來。「燻魚!?」葛倫咕嚕從地毯上爬起。「我要吃!」
  「等你明天工作完回來再說。」
  「啊……」
  「啊什麼啊,在囉嗦就不用吃了。」他不需要個只會消費不顧生產的人。
  「不要。」
  「那就去穆恩老頭那兒幫忙。」
  「……」
  「不去就拉倒。」埃爾一付「沒得商量,我說了算。」的表情,瞇起眼睛。
  「好嘛,……我要最大條的燻魚。」看了看狄諾,又看了看提爾斯,在望向板著臉的埃爾,最後葛倫終於答允。他知道一旦埃爾生氣起來,狄諾和提爾斯都救不了他,那時候就不是燻魚不燻魚的問題了。
  起身走至圓桌旁到了杯水,狄諾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
  「對了,上回你和多爾芬提到的青鹽又是什麼?」
  「那個啊。」埃爾搖了搖頭。「應該算是岩鹽的一種,不過純度比拜克的岩鹽好上許多。上回大哥不知從哪弄到了一袋那東西,總而言之,是種高極品就是了。」
  之前斯曼拿了兩塊青鹽磚,要他清理剛獵補回來的灰狼皮,埃爾意外發現只需用去半塊青鹽磚便可將十張狼皮清理乾淨,而且比除臭效果比拜克本地出產的岩鹽更好。
  只是青鹽質硬,開採成本高,加上不易尋獲,所以量少價昂。目前探聽到帕迪東邊巴林城交有不少鹽礦,但已被開採得差不多了。所以,尚未被開發的地區,只剩鄰國的花嶼。花嶼的地質、氣候確實是擁有優良青鹽礦的區域,剩下的讓多爾芬傷腦筋就行了。
  「提爾斯,你說市集有空位讓我們擺攤?」
  「不過位置不太好就是了。在路衝,而且得曬整天的日頭。」
  「這樣啊,曬曬太陽也好,不要緊。」埃爾開始在腦中計畫著明早該如何將那十袋岩鹽售出,並且有至少十四萬拉里的收入。
  十四萬拉里啊……
  真是有趣的挑戰吶。不過,比起那帶有苦味的海鹽,埃爾確信,他的籌碼仍是挺高的。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