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真正命苦的兩人,埃爾和年過半百的提爾斯,一到攤位後便一刻也沒停下來休息,先是急急忙忙地將十袋岩鹽從車上卸下,之後派個人將一輛車駛回錢莊,只留下一輛回程時用。另外由於場地並無遮陽的棚子,一老一少只好在烈日下將七、八袋的鹽磚一塊一塊整齊地空扁的皮袋上,然後把破碎的部分及粉沫分裝成一小袋一小袋。

  疊好鹽磚後,提爾斯疲倦的爬進車內休息,留埃爾一人應對顧客。鹽磚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遠遠看去就像是什麼不知名的寶物,不久便吸引大批人群圍觀,對著一波又一坡的銀幣湧入錢袋,埃爾不禁感謝啟提爾斯找到的絕佳位置,唯一美中不足是給在這火熱的日頭下站上整天。
  「這是岩鹽吧?」一男留著繞腮鬍的男人跨步上前。
  「是的,拜克高原上的高級岩鹽。」見客人上門,埃爾趕緊端出笑臉。「閣下可試試這鹽可不苦的。」
  「甭試了,老子是你們岩鹽商的常客吶。」男子哈哈一笑,一口氣就買了三塊鹽磚。「老子還在想怎麼今天沒人賣岩鹽,原來你們換了攤位嗄?」
  從這男人一口氣花了三千拉裡買了三塊鹽磚後,客人便蜂擁而至,一個比一個更大手筆。賣至最後剩餘的兩袋鹽磚,埃爾一口氣調至一塊一千五百拉里的高價,居然還有顧客搶著要,甚至差點大打出手。
  埃爾在一旁看傻了眼。帕迪耶!這裡可是卓蘭港的帕迪耶!怎麼這裡的居民都像是鬧荒災般的搶著買鹽啊!他是承認卓蘭港的海鹽確實是帶有苦味,但也不至於到難以下嚥的地步。
  「這裡的人也未免太誇張了。」埃爾喃喃自語。
  「不,一點也不誇張。」提爾斯邊數著賺來的銀幣邊解釋。「別忘了這裡的居民在經濟方面都有一定的水準,當然對飲食也會有所挑剔,海鹽在他們的生活中是用來飼養牲口的,岩鹽才是真正的調味品。」
  在售出最後一塊鹽磚時,已是傍晚時分,雖然喉嚨喊到有些嘶啞,腰也痠得挺不直,但心中的那塊大石放了下來,接下來等狄諾和穆恩老頭那兒打理好後,便可向卓蘭港出發。
  「埃爾,明天你打算怎麼辦?」提爾斯看著空扁的皮袋及另一旁股帳的錢囊。他是很高興一天就將原先預計得花十日才能分售完畢的鹽貨一股做氣地賣完。但,現在又有個新問題出來。
  「不知道。」埃爾累得躺平在車內。「明天再說吧,我快累死了,今天應該有二十八萬拉里進帳吧?」
  「二十八萬六千拉里。」
  「那就好…」埃爾闔上眼。「讓我睡一下,到了錢莊再叫我。」
  「唉~,睡吧。」
  提爾斯移置車廂外,拉下布幔,和車伕並肩坐著。年青的車伕朝他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輕鬆自在地駕著馬車。
  「麻煩你多繞點路,當然要平坦點的大路。」提爾斯輕聲交代著。「讓那孩子睡久些,他今天累壞了。」
  車伕輕扯韁繩,讓拉車的馬匹轉了個方向往與錢莊相反的方向駛去。
  「當然。」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