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往例,一早多爾芬和邵羅便上工了,只是今天除了他們之外還多了兩名跟班。多爾芬是不介意,畢竟討債這種事他向來只出張口,其餘則都交由邵羅善後。由於邵羅再三強調工作之危險性,所以埃爾便將葛倫留在屋子裡,即便他死抱著迪諾的大腿,埃爾仍是一把將他推回房內,並上鎖。

  「你…你你竟敢打我!?」
  一名身穿華服的中年男子狼狽地伏倒在地上,一手摀著發腫的臉頰,一手撐起身子,面色因氣憤而漲紅,惡狠狠地瞪著居高臨下的黑髮男子。
  「不,我想閣下您似乎弄錯了,在帕迪,自衛的確是合法行為。」
  多爾芬連瞥也不瞥一眼,視線沒離開手中捧著的紙卷,依舊是那溫溫的語調。「再說,閣下您欠的一萬四千兩百萬拉里何時才能還清呢?已經是第三次逾期了。」
  「老子沒錢!」中年男子從地面上爬起,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相當理直氣壯,一副現在身上沒錢,所以你也不能對老子怎樣的嘴臉。
  「沒錢啊,那就典當一下你的財產吧,我看看…」多爾芬無所謂地回道,溫溫的語氣,除了早已習慣的邵羅外,在場的其他人都不禁豎直了寒毛。「帕迪市鎮中心旁的倉房以及卓蘭港地一艘單軛帆船!當然包括船上的貨物,再加上…現在居住的那棟三層樓房以及其中的傢俱,拿去變賣後的金額大約…我看看…十四零五萬拉里。至於剩下的—」
  「不!你不可以這樣做!」中年男子青了臉叫出聲來。〈他怎麼可以……憑什麼就要交出這一切。〉
  「當然可以。」多爾芬隨便看了他一眼。「按照當時的契約條例,我是可以這麼做的。至於剩餘的一百九十五萬拉里,我看就將你妻女送至酒館,—」
  「混仗!多爾芬你、你別欺人太甚!!」中年男子氣紅了眼,衝上前去,就要拽住多爾芬衣襬的瞬間,不知怎麼的又跌了個吃狗屎。而多爾芬仍是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一步也沒移動過。
  迪諾看了那名使人撲倒在地的邵羅一眼,後者則完全和那多爾芬相同的表情,好像那中年男子所有遭遇全是他自找的。雖然迪諾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但如此殘酷地討債情形,他還是無法接受。另一旁的埃爾也微微皺起眉頭。
  「放輕鬆,話還沒說完,別隨便打斷我,麥諾安酒店的老闆同意讓你的妻女去他那工作,時薪六十拉里,所以只要她們兩人同心協力,三年八個月十九天又兩小時後,他們就能幫你這位失職的丈夫兼父親歸還所欠下的本金部分,至於利息,帕迪錢莊的規矩是一期為本金的百分之三的利息,逾時一個月增加百分之一的利息,又一期為三個月,當然一切以複利計算……所以,吉米尼閣下您地償還利息一共是一百九十六萬三千六百八十拉里,……所以夫人和千金的工作時限得加長至…六年十七個月十七天又十小時,時薪六十拉里,當然如果她們認真勤快或許會比預計天數早還完也說不定。對了,加上你身上那件衣服,雖然有點髒了,但還是值一千兩百拉里,這樣令夫人及千金就可少做十個小時的工,這樣計算上也方便些……」多爾芬邊數著手指邊解釋,三兩下就將中年男子上上下下裡裡外外掏個精光,連身上穿著的衣服都不放過,而且還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
  「你、你竟然要我賣妻賣女!!多爾芬,你這沒心沒肺的混蛋!!我絕不允許你動我家人一根毛!」中年男子站在多爾芬面前,期的全身顫抖,臉上青白交錯,但顧忌一旁虎背熊腰的邵羅,只能用惡狠狠的目光瞪著眼前的紅髮男子。
  「什麼賣妻賣女?別說那麼難聽,只不過是去酒館幫傭罷了。令千金還勉強有幾分姿色,令夫人搞不好連想賣都沒人要。」多爾芬溫溫地說著,彷彿天塌下來也有別人稱著似的不在乎。
  「你!……」中年男子氣到說不出話來,伸長了手指指著多爾芬。
  「吉米尼閣下,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今天下午——」多爾芬無視他的手指及怒火,捲起手中的帳錄,放回一旁的麻布袋裡。
「不可能,你知道沃爾夫丞相是老子的誰嗎?!……丞相、丞相…如果你敢動我……」中年男子氣得有些接不上呼吸,連話都說不清了,埃爾覺得那名男子隨時有可能會被氣死。
  不過算了算,多爾芬還真是個吸金魔王哪!埃爾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幸好,沒有和這個怪物為敵。就像將人扔進酒榨一樣─壓了一遍又一遍,全身被擠乾了不說,連剩餘的渣仔也都不放過。根本就是個高利貸,若以借貸本金來說,如果放著不管,以複利來算,要不了幾年利息馬上翻至本金的一半以上。
  「我記得丞相大人好像是吉米尼閣下您的老丈人吧?」多爾芬微微勾起嘴角,不過瞬間又抿回一直線。
  聽見多爾芬認得他來頭不小,中年男子突然感到自傲,不易會兒又回復原先那用鼻孔看人的氣勢,說話聲音也大了起來。「算你識相!老子我可是丞相大人的大女婿呢,難道你要讓丞相大人的寶貝女兒和外孫女去當下人、做苦工!?」
  「那又如何?別忘了向我欠款的人是你洛克‧吉米尼。」多爾芬變了臉色。「既然不想讓老婆女兒工作,那麼就將錢還來,連本帶利一共是一千三百九十六萬三千六百八十拉里。」
  「你…你這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
  「那也是你自願和我這個魔鬼打交道的,不是嗎?吉米尼閣下。」往中年男子站的方向跨了一步,多爾芬對他露出邪媚的笑容。見到這一幕,連迪諾身上也爬滿了雞皮疙瘩。「既然有本事借錢揮霍,就要有本事還債,而且就算沒有也得有,您說是嗎?吉米尼閣下。」
 「多爾芬,你你你你你你……」中年男子被堵得說不出話來,他確實是借了錢裝闊,天天上街和朋友喝花酒,還大大方方的請客……
  「別你你你了,沃爾夫家裡子和面子全被你丟光了,你還指望丞相大人來替你撐腰嗎?」多爾芬收起笑容,雙眼毫無溫度地看著中年男人。「別忘了,你有人撐腰,我自然也有我的靠山。想賴帳?還得看你有沒有本錢賴。邵羅!」
  「在…」
  「把這位吉米尼大人的不動產和船隻賣了,在今天日落前找人將夫人和小姐送去麥諾安酒店,順便帶兩瓶〝李斯特〞回來,別忘了還有這位大人身上的衣服。」多爾芬頭也不回地走了,所有其餘的雜事全交給邵羅處理。
  埃爾和狄諾全看傻了眼,這個多爾芬果然是杜卡的真傳。斯曼要求他們來找這個人的主要原因便是因為他很會吸金嗎?別開玩笑了,弄不好連自己都會賠進去,埃爾看著多爾芬的背影,不過那也不是沒有能,照他那個神經病大哥的思考模式,什麼爛理由都有。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