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這次的行程是從拜克高原南下,繞過深邃湖後再走三天的路程才能抵達帕迪。趕了一天的路程,直至向晚,埃爾一行人才停下腳步就地紮營。

  清理出一塊還算乾淨的地方,狄諾和兩季慈兩兄弟將毛牛背上的貨物卸下將牛群安頓好,將方才卸下的糧袋內拿了些乾草餵牛後,三人回到營火旁,坐在附近的石頭上或隨便找了個空皮袋鋪在地面盤坐著。

  埃爾正在搬來的石塊上撥弄著營火,將舞動的火苗挑的更旺些,提爾斯從另一只皮袋中翻出了個空鍋子,走到一旁乾淨的雪地上裝了些乾淨的積雪在鍋中,後掛在營火上方搭起的支架,待雪水沸滾後又把從高原帶來的食材倒進滾水裡,葛倫則安安靜靜地坐在鋪在地面的空皮袋上啃著白麵餅。

  「……你們,有誰……說些什麼吧……」由於四周實在太過安靜,埃爾攪拌著鍋內的羹湯,忍不住出聲。「你們也知道,在斯曼家……從早到晚都,呃……很熱鬧。」因為實在太過安靜了,反到不怎麼習慣。

  「好吧。」狄諾接過埃爾遞來的熱湯,啜了一口。「你想聽什麼?」

  「什麼都好。」埃爾看著狄諾。「總之別像剛才那樣悶著就是。」

  在斯曼家,打從天亮眼睛一睜開至明月高掛夜空,沒有一刻是安靜的。光是那對夫妻倆就夠吵了,雖說卡娜目前有孕在身,不過他們根本不吃那套什麼照顧孕婦的規矩,成天鬥嘴不說還竟做些危險動作。很自然地,他便成了大哥大嫂的協調委員兼上老諾那兒買安胎藥的跑腿。

  沒錯,他那時一定是哪根筋不對才會答應母親去大哥家住幫忙照顧懷孕的大嫂。但是在習慣了斯曼家中的熱鬧後,突然耳際少了些聲音還真有點怪。

  「提爾斯有什麼事要說嗎?」將空碗盛滿熱湯,埃爾轉向一旁沉默的長者。

  沉吟了一會兒,提爾斯緩緩道。「……你想問什麼?」

  「提爾斯應該知道吧。」埃爾認真地看著埋首喝湯的提爾斯。「村長大人有特別交代什麼嗎?」

  「嗯……一半是為了格雷德的事……」提爾斯抬起頭,雙瞳在火光的反照下炯炯有神。「……吃飯就吃飯,別說這些誤了胃口。」提爾斯有些勉強地從臉上擠出僵硬的笑容。

  埃爾微微一笑,既然提爾斯不願說,那麼就不勉強。只是,比起格雷德的離奇死亡,埃爾更關心的是這次斯曼要求他帶隊下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在這個初春農忙的時間把他們趕下山,有沒有搞錯。雖然說斯曼這麼決定他是沒什麼意見,不過……

  「吃飽了就早點休息吧,我守第二輪。」狄諾連忙擺了擺手。明日一早還得趕路,得多保留些體力,到帕迪至少還有五天的路程。

  「也是,今晚我輪第一個吧,剩下的你們自己商量。」提爾斯頷首,不能同意更多。



By   KAORU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RU 的頭像
KAORU

執念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